企业法律顾问案例分析:书证与证言发生冲突

发布时间:2016-09-21 共1页

 要点提示

  作为定案依据的证据应该是原件。在复印件无法与原件核对、证人的原书证与后几次证言发生冲突时,原书证的效力优于后来的证言。

  [案情]

  原告:陈远某

  原告:陈某

  被告:宜昌市夷陵区樟村坪镇人民政府

  第三人:宜昌市夷陵区某村民委员会

  宜昌龙洞湾矿业公司于2004年在栗林河村三组进行采矿前的基础设施建设时,原告陈远某、陈某认为该公司施工所在山林是其承包的山林,要求第三人宜昌市夷陵区某村民委员会(以下简称栗林河村委会)解决。2005年7月10日,第三人作出《栗林河村关于确定陈某承包经营管理山林界线的意见》,认为争议林地“刘家坪白果”的西界为 “道场堡岭下刘家沟”。原告不服,于同年7月20日向被告宜昌市夷陵区樟村坪镇人民政府(以下简称樟村坪镇政府)提交了确定山林界线的申请, 要求对其承包的“刘家坪白果”山林四界进行裁定。被告收到申请后,组织有关部门进行了调查取证,并组织双方进行了调解,但因分歧较大而未果,被告遂于同年12月6日作出《处理决定书》,认定争议林地“刘家坪白果”的西界为“道场堡岭下接刘家沟”。原告不服被告的处理决定,向夷陵区人民政府申请复议,区政府于2006年2月11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,维持了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,原告不服,遂提起行政诉讼,要求法院撤销被告的处理决定,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直接、间接经济损失227350元。

  法院另查明,根据原告陈某所提供的《林业承包合同》复印件,其父陈远某是承包户主,此合同的签证日期为1984 年7月18日, 承包年限至1999年。合同记载林地中,对“刘家坪白果”东、南、北三界无异议,只是对西界存有争议。1991年8月16日,原栗林河村和大荒头村签订的《土地权属界线协议书》中《土地权属界线示意图》及《拐点位置、接壤说明》证实“道场堡坎下河”不在原大荒头村权属界线范围内,已超出原大荒头村界。而大荒头村当时分山当事人陈祖权出示的分山原始记录中,记录的争议林地西界为“道场包岭下沟”,陈祖权在庭审出庭作证时又认为系笔误所致,应为“下河”。

  被告辩称:陈某持有的山林承包证的所有人是陈远某。陈某对刘家坪白果的东、南、北的界线不持异议,就是对“刘家坪白果”的西边界限存在分歧。本政府受理陈某的申请后,成立了调查工作专班,采取了多种调查方式,进行了一个月的调查活动。调查后,综合分析了双方当事人的证据材料和本政府调取的材料。陈某拒绝提供山林承包证原件,而提供的复印件无法进行确认,对复印件政府无法采信。因此,本政府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》第十七条第二款、第三款的规定和原告向被告提交的申请,作出的处理决定书,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,说理充分,符合行政决定的程序性原则,请求人民法院予以维持,并驳回陈某的诉讼请求。

  第三人栗林河村委会述称:我们村对陈某下发的刘家坪白果的山林四界是清楚的,正确的,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。

百分百考试网 考试宝典

历年真题,视频课件,考试资料,助力考试顺利过关!

立即免费试用